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-> 都市言情 -> 穹顶之上

207.姘头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我不算是蔚蓝子弟呀,但是,确实是在蔚蓝的后勤基地长大的,从7岁那年起……”

    韩青禹几个把那天扔酸梨的小姑娘叫做小梨,具体也不知是谁带的头,怎么叫起来的了。

    好在小姑娘自己并不在意,每次听到,都笑着爽快答应,然后有空就拉一群人到病房来玩,兴致勃勃打听各种战场上的故事。

    今天是她第一次说起自己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那年啊,我们村子里发生了bào zhà,对外说是bào zhà,其实是大尖落地,落在村里打谷场边上了。当时大家都不懂,看见天上掉下来个东西,就远远地去看,然后大尖出来了,就开始杀人,见人就杀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人都死了,妈妈因为正好在打谷场干活,也死了,爸爸护着我和奶奶跑,可是跑不过……他就让奶奶带着我继续跑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爸爸自己回头,拿了一把叉子,去拦它……爸爸说他媳妇儿没了,大男人连媳妇儿都保不住,正好,他去给妈妈报仇……爸爸是石匠,有能扛二百多斤粮食的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普通人在大尖面前,都好弱小,对?”小梨说到这,顿了顿,把眼泪忍住,结尾说:“后来第一军的一个小队来了……后来,我们就来了蔚蓝。”

    小梨说她曾经的梦想,一直是去目击一线,去杀大尖,给爸爸妈妈报仇,可是源能融合度测试出来很低,她只好学医,来了医疗站。

    “医疗站也是前线,对?……也是的。”小梨的眼神恳切,等到大家都认同了,才接着说:“所以我,我以后肯定是要嫁给一个,一个在一线砍大尖的战士的,还要给他生儿子,等儿子长大了,也去砍大尖。”

    说这一句的时候,是情绪带动,自然而然就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说完后,情绪缓过来了,小梨开始变得有些窘迫慌乱,说: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回头可不许拿这个笑我啊,别笑,都不许笑,停……我又不是说要嫁给你们哪个,我现在还小,才十六岁多,我要慢慢挑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有些羞怯,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“不笑,不笑。”温继飞连忙说:“对了,正好我们还有件事要拜托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一行,在路上消耗的时间,加上在医疗站停留的时间,拢共已经过去九天了,目前吴恤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,韩青禹决定去看一下何氏的情况,然后或先返程,或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,你们说。”小梨拍拍胸脯,很仗义说道,她身后的几个小姐妹也都认真点头,仔细听着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们几个今天下午就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,走了吗?!”

    要走了呀?因为是在医疗站工作的关系,小梨不能说希望你们以后再来,也不能问你们什么时候再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继飞点头,然后指了指躺床上的肖伟杰,意味深长说:“但是他还回不去,我们走后,他就拜托你们多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虽然舍不得,但是小梨几个当场小小的哀怨一下过后,都用力点头,说:“你们放心,我们一定给他照顾好,不让痛……呃,偶尔让痛,但是肯定不让闷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韩青禹道了谢,起身说:“那就,下回见。”

    小梨抬头看他一眼,摇头,“唔……这个,不好乱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当兵的总难免受伤”,韩青禹笑了一下说,“这个不用忌讳,肯定会再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梨几个犹豫了一下,都点点头。

    当天午饭后,韩青禹几个人去跟冉秋玲道了别,踏上行程。

    崎岖的盘山道,车开得不快,大约三个小时后,才进入到一个县城边缘,韩青禹替朱家明摘了蒙眼的布头,问他:“是这个县吗?”

    其实这个大概位置,韩青禹从商年华那里得到的信息可以判断,他只是再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朱家明点头,在医疗站临时牢房里过得不错,饱吃饱睡,几天下来红光满面。

    “何氏的具tǐ wèi置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一个老头子卖烧饼的地方边上,还一个女,烫头发的,在那开小店,旁边有个修车摊,修车的老板大概40来岁,不是好人,夜里会偷偷扔钉子扎人车胎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们就在这停,等到晚上再去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这家伙绝不可能报出哪条街,哪条路,但是位置,又是真的知道……韩青禹再一想,自己几个人,身上都带着装备呢,武器也必须带进去……干脆等到夜深。

    让车找了路边的一个位置停下来,他们就这么等着。

    这地方很偏,过路的车很少。

    大约四个多小时,才看见过去一辆货车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这辆货车过去后没一会儿,又回来了,停在了韩青禹等人的吉普车边上,车窗摇下来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是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男人,凝神看了一会儿后,男人开口:“你们……于氏的人,还有你,你现在在哪里做事?”

    他竟然认识吴恤和朱家明。

    暗地里,韩青禹做好了扑杀的准备。

    吴恤似乎记不起对方,只对视一下,没有说话,倒是朱家明很热情拿了温继飞的烟,探身过去递上一根说:“现在在商家,你呢,哪里发财?”

    “发什么财?!”对方似乎懵一下,“什么发财?!你不认得我啊……庞氏,庞经合……你是谁?!”他的目光看向韩青禹,带着警惕。

    这要怎么编啊?说韩氏,他们这些封闭家族里有韩氏吗?说是于氏的话,他见过吴恤,怕是会怀疑,再商氏也一样……

    韩青禹想了想,要不干脆砍了算了?

    “这咋说呀……”就他犹豫这几秒钟,一旁,朱家明反常地精明了一下,特别小声,而且尴尬地说:“这个,真要说,那就是我家夫人的姘头。”

    姘头?!我女朋友都没有,我……韩青禹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但是对方似乎并不意外,庞经合再次看了看韩青禹,然后就果断信了,嘴角带着讥讽,笑一下说:“难怪。”

    朱家明赔笑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……”庞经合点了烟,想了想,“这么说,就是你们两家,也收到邀请了是?那你们怎么还在这待着啊?”

    “等天黑。”朱家明笑着解释说:“怕现在去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不方便个鬼啊”,庞经合突然变脸,骂了一句,“其实就是心里害怕,跟这犹豫兼看风向呢,对?没种的玩意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韩青禹心里咯噔一下,于氏凑了这么多家族,似乎有什么行动啊这是,而且听庞经合的意思,行动似乎是有危险的,所以……

    蔚蓝!

    他们行动的对象,只能是蔚蓝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磨蹭了,我车走前面,你们跟上来。”庞经合招呼了一声,货车重新启动,开走。

    “咱去吗?”刘世亨扭头问。

    韩青禹想了一秒钟,点头。6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