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-> 玄幻魔法 -> 牧神记

第一四九零章 纪念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夜,露水湿重,阴冷寒凉。

    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秦牧的身上的寒气才慢慢散去,他拄着拐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,木杖上的血是神血,还很鲜艳鲜活。

    他看向前方,那里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昨夜的战斗给这里造成了很大的破坏,那座裂开的黑山已经被瘦长怪人的道果炸得粉碎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夹在裂开的黑山之间的那枚火焰怪眼也消失不见,四周的地面深深凹下,被瘦长怪人献祭到过去宇宙,变成了精纯的能量。

    这里到处散落着瘦长怪人石化的尸体,过去宇宙与现在宇宙的能量还是均衡的,尽管祖庭的物质被献祭了一部分,但瘦长怪人的尸体还是补充了这一部分能量。

    四周的黑山似乎得到了瘦长怪人的能量的滋润,山体郁郁葱葱,长出许多祖庭独有的植物植被,树木和嫩草的叶子上挂着灵气凝结形成的露珠。

    这个瘦长怪人还有一半身体在过去宇宙,然而他的道果已毁。

    被毁掉了道果,只剩下一半身体,他很快便会被磨灭在宇宙破灭的浩劫之中,彻底湮灭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一个沙哑的声音打破清晨的宁静,秦牧拄着拐杖,声音低沉,试图呼唤瘸子的灵魂黑沙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任何灵魂黑沙回应他。

    秦牧施法很慢,声音很长,像是一匹受伤的老狼在山野中用粗犷沙哑的声音呼唤自己的亲人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没有任何灵魂黑沙被他牵引而来。

    道果的bào zhà太剧烈了,在那种情况下,不可能存在灵魂黑沙。

    道果是由大道所凝聚,代表着成道者的至高道行,瘸子持太易拐杖刺入瘦长怪人的道果之中,引起道果bào zhà,在那种剧烈的bào zhà中,灵魂会彻底湮灭。

    秦牧一只手拄着拐杖,另一只手向前抓了抓,却什么也没有抓到。

    他重重喘了口气,瘸子有没有可能在最后一刻,以他那无比惊人的速度穿过道果,进入了怪人身后的怪眼中?

    他会不会从那枚怪眼进入了过去的宇宙?

    秦牧眼中又露出一丝希冀,拄着拐杖蹒跚上前,试图在废土中寻找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他眼中的希冀渐渐消散,目光空洞。

    就算瘸子去了过去的宇宙,在破灭大劫中也不可能存活下来,还是会被完全磨灭,什么也不会剩下。

    他坐了下来,怔怔出神,过了良久,嘴唇动了动,带着哭腔道:“你是天下第一神偷啊,就算是披香殿也阻挡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沉默下来,过了良久这才取出一个玉瓶,小心翼翼的将木杖上的神血收起,只是木杖上还是留下一些褐色的血迹。

    人语声传来,那是昨夜离开的人们回来查看昨晚的战斗。

    秦牧把悲伤藏在心底,催动霸体三丹功,让自己的气色显得好看一些,这才站起身来,他悄悄抹去脸上的泪痕,不让众人看出自己哭过,又拍了拍自己的脸,让自己哭得僵硬的肌肉松弛下来。

    来的人是最关心他的人,司婆婆、哑巴、瞎子等人快步走来,远远看到秦牧平安无事的站在那里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牧儿,瘸子呢?”

    司婆婆快步走来,先是检查一下秦牧身上的伤势,这才松了口气,四下看了看,疑惑道:“死瘸子跑到哪里去了?瞎子说他看见死瘸子昨天晚上又偷偷跑了回来,说是准备救你……瘸子呢?死瘸子,别躲了,快点出来!”

    她四下寻找,没有找到故人的踪影,又呼唤了几声。

    瞎子张开神眼,四下张望,阻拦住司婆婆,摇头道:“婆婆,不用喊了,瘸子不在这里。牧儿,老瘸子昨天晚上没有现身?”

    秦牧定了定神,脸上露出笑容,轻声道:“瘸爷爷昨天晚上现身了,他助我击杀那个过去宇宙的成道者。”

    哑巴紧了紧手中的箱子,有些不安,瞎子脸色变了变,看向秦牧手中的拐杖。

    秦牧悄悄移动手掌,将拐杖上的血迹遮住。

    司婆婆勉强一笑,道:“这个胆小鬼,一向胆小如鼠,何时这么勇猛了……他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秦牧脸上的笑容不减,道:“他去了过去的宇宙。他对我说,咱们这个宇宙他都已经偷遍了,没有地方可以施展拳脚了。他想去过去宇宙,去偷那里的神圣的宝藏。”

    司婆婆脸上也挂着笑容,笑道:“这个死瘸子,一天不顺点别人的东西就一天不开心。他的确已经偷遍了天下,连天帝的后宫都被他偷遍了。他还偷了天帝的蛋壳,上次他还吹嘘,感慨说这天底下已经没有值得他动手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秦牧点头:“是这样的。瘸爷爷的理想抱负,就是不停的偷下去,挑战越来越有难度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司婆婆脸上的笑容渐渐浓了,浓的化不开:“他是这样的人。当年他本事还很低的时候,就去偷了延丰帝的国库,还被江白圭砍了一条腿,即便是那样,江白圭也没有留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司婆婆继续笑道:“咱们隐居在残老村的时候,他还是喜欢偷。我嫌你烦,把你送出去的时候,每次他都去把你偷回来送到我房间里,而他则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乐呵呵的看着我对着你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司婆婆舒了口气,笑道:“他一定是觉得咱们这里没有乐趣了,所以去了过去的宇宙,祸祸那里的成道者了。死瘸子这么坏,过去宇宙的成道者这次有大难了!”

    她笑得很开心,拍手道:“过去宇宙的成道者给咱们带来这么多苦难,也该他们受苦了!活该!瞎子,哑巴,你们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瞎子和哑巴,瞎子和哑巴一言不发,默默的点头。

    司婆婆又嗔怒道:“就是这家伙不辞而别,让我有些气愤!这家伙总是这样,鬼鬼祟祟的,一声不吭的就走了,从来不留下点音讯,然后就突然间冒出来吓人一跳!等他在过去宇宙玩腻了,跑回来吓老娘的时候,老娘一定要把他按在地上狠狠揍他一顿!”

    她故作严肃的向瞎子和哑巴道:“你们谁都不许拦我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笑出声来:“我揍他的时候,你们也从来没有拦过我。好了好了,都散了,既然危机解除,那么咱们的事情又多了。我去找都天魔王,那家伙昨晚跑得快,躲得远远的,我须得去寻他,让他把迁走的延康人迁回来……瘸子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转身离去,显得对瘸子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司婆婆快步离开,脚步越来越快,待到远离秦牧等人,她的脚步这才渐渐变慢下来。

    她躲在山坳的角落里,坐了下来,突然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她哭了很久,又振奋精神起身去寻都天魔王。

    她知道秦牧不想让她伤心,因此编造出瘸子去了过去宇宙的谎言,可是她也不想让秦牧知道自己伤心,因此顺着秦牧的谎言说下去,欺骗秦牧,欺骗瞎子和哑巴,也是欺骗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只有在没有人的地方,她才敢直视自己的谎言,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不过,她是知道轻重缓急的人,一直以来她都是残老村的主心骨,她必须要维持主心骨的形象,不能在残老村的众人面前悲伤。

    残老村的人,看起来一个个都是天资绝代的神圣,心高气傲,各有所长,但实则他们都是一个个道心伤痕累累的可怜人。

    村长如此,瞎子、哑巴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曾经都是一群失败者,相互抱团取暖。

    他们比其他人更虚弱,更看重彼此之间的友谊友情,倘若自己在他们面前崩溃了,他们崩溃得会更快,更彻底。

    秦牧身边,瞎子和哑巴在这个时候也不知该说些什么,拍了拍秦牧的肩头便带着残破的琉璃青天幢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琉璃青天幢受损,我们去修补一下。”他们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带着琉璃青天幢来到世界树下,将这件重宝插在地上,展开二十八重诸天,一言不发的劳碌,修整那些破损的诸天重宝。

    从这些重宝的破损程度,可以看出昨晚那一战的惨烈与险恶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,秦牧竟然能够承受得住如此强悍的攻击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炼制宝物,修补阵图,干累了,哑巴提议道:“歇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瞎子停手,两人在树下席地而坐,哑巴取出烟袋,装满一袋烟,点了火。

    他把水烟袋放在嘴边,想了想又停了下来,将水烟袋放在身旁的空位子上。

    瞎子见状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等到这一点水烟自动燃尽,哑巴低声道:“他抽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瞎子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几日后,十万黑山迁出去的人陆陆续续赶回,黑山中又渐渐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虚生花一如既往的代替秦牧接取道露,修补黑山,他是大黑山中最沉稳的人,无论外界发生多么大的事情,他依旧有足够的心胸和气魄完成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蓝御田继续在树下悟道,将自己参悟出的东西讲给黑山中的众人,虚生花做完自己的事情之后,也会前来参悟,听他讲道。

    秦牧偶尔也会过来,听他们讲道传法,只是总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魏随风和叔钧见状,各自皱眉,却没有过问。

    时间尽管不存在,但是能够抚平伤痛的,往往是不存在的时间。

    烟儿、南帝和明皇没有回来,他们各自去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江云间匆匆赶来,向众人道:“国师去了黑山wài wéi矿脉了!”

    众人心中一惊,各自起身。

    1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