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-> 其他类型 -> 《希灵淫国(希灵帝国H版)》(1…32章)

第15部分阅读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着。最后,还在教训这个『欺骗』自己女儿感情的家伙时,还被自己的老父打断赶走。

    作为这个『混帐小子』的父亲,林顶峰没有马上跟我翻脸,已经是涵养深厚了。现在,虽说不得不和我一起在这小小的房间里等着客厅里谈出个结果。但是,自然也不会给我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对于林顶峰的脸色就像没看到一般,我缓步来到他身旁的美妇前。

    郑霞,林顶峰之妻,林雪之母。

    能生下林雪这样的绝色,郑霞自然也长得美艳异常。虽然已近中年,但是作为豪门家主之妻,保养得当然也不差。看上去不过也就是三十许上下的姿态,正是艳光四散风韵怡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纵然自己的丈夫仍是臭着一张脸。但是,身为族长夫人,这种时候缓和气氛,展示豪门风度,正是她的责任。

    见我走到面前,林夫人礼貌的一笑道:「刚才有些失礼了。不过,我丈夫也是爱女心切。相信陈希灵先生,身为人父也是能够理解的。」

    酷似林雪的美貌,但是又更加的充满成熟风韵。优雅的一笑,展现出在林雪这个所谓的千金大小姐身上,从来就看不到的豪门气质。

    「哪里。哪里。两位的心情我是万分理解,如果是我们家倩倩遇到这种事的话,我早就把那个敢勾搭她的小子,给扔到门外去了。」被这一笑勾得心中乱痒,我胡乱答应着,急急忙忙地就上前一步,急色地抓住了林夫人胸前的美||乳|。

    林夫人穿着一件轻薄素雅的居家连衣裙,不是太薄也不算太厚,里面也没戴胸罩。我一手抓上去,隔着衣料捏起来柔软感仍是十足。甚至隔着连衣裙还能轻易的搓到她的||乳|头,不止没戴胸罩连||乳|帖都没帖啊。

    对于我的滛行,林夫人不但没有阻止,反而挺了挺自己的胸,让我可以揉的更加方便。一旁的林顶峰也对这一切视若无睹,两人都把这种行为当成了一种普通的礼貌示好。

    十指齐动,毫不客气的抓着两团丰满的||乳|肉,搓揉出各种形状。让林夫人艳丽的娇容淡淡的浮起一丝嫣红,呼息略略有些加快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被我抓着Ru房随意玩弄,却仍是一副高雅姿态的豪门贵妇,我滛笑着问道:「夫人,怎么样。我搓得你的Ru房舒服吗?」

    挺着胸前的丰||乳|任我揉弄着,林夫人露出礼貌的微笑点点头。「是的,陈先生你的技术真好,揉得我的Ru房好舒服。」

    「哼,你以为现在的事。是随便揉一揉我夫人的Ru房就能解决的吗?」一旁的林顶峰记我们这边气氛融洽忍不住呛了一句。

    「那不知道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二位感受到我的歉意呢。」我转过头去看着林顶峰,一脸说不出来的怪异表情。

    「你做什么都没用。」林顶峰生硬的说到,但是不知道怎么会事,只觉得自己脑袋晕了一下,又加了一句:「而且,你要是真有歉意的话,怎么会光在那隔着衣服玩我夫人的奶子,也没你在她的Ru房上打个奶炮。」

    「这还真是。」我假惺惺的一拍自己的额头。「你看我这,实在是尊夫人的奶子摸起来太爽了。我一时揉上了瘾,竟忘了打个奶炮什么的。真是疏忽了。」

    转过身,我连忙剥起林夫人的衣服。倒也不是想把她全身扒光,只是把她的连衣裙剥到双||乳|之下,让她的一对美||乳|就这样露了出来。林夫人的Ru房不是她女儿林雪那种小鸽||乳|,长得相当的丰满。||乳|肉虽然在娇嫩弹性上稍逊一筹,但是却更显白皙,摸上去也更加的柔软。

    「哪里,其实刚刚我让陈先生揉||乳|时,也舒服得上瘾了呢。都忘记了用Ru房服侍一下客人的大鸡芭,是我的疏忽才是。」林夫人一边说着话;一边配合着我,将自己的Ru房剥了出来。

    伸手将眼前的美||乳|握在掌中,十指微微一用力就深深的陷到了柔软的||乳|肉中;手掌跟着一紧,丰满的Ru房就随着我的动作变了形;抓着两个||乳|球晃了晃,荡出的迷人的||乳|波;两个早已变硬的||乳|头,性感地甩来甩去。手指一合,捉住它们捏着搓动,刺激得林夫人忍不住娇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手抓着||乳|球揉动的同时,用食指摁着||乳|头深深的陷到||乳|肉中细细揉动;另一只手则握着||乳|球用力一捏,把||乳|峰前端挤得凸出。

    「当初林雪就是吸着它里面的奶水长大的吗?」张嘴把挤得凸起的||乳|峰含下吸吮一番,然后吐出来伸着舌头舔在||乳|晕上画圈,还时不时的用舌尖挑逗一下那性感的||乳|头。「林雪当年就是像这样舔您的||乳|头吗?」

    「小孩子……怎么可能像陈先生这样会玩||乳|。」林夫人被我玩弄得有点动情,声音有点颤,开口后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。「而且小雪当初是喝牛奶长大的,陈先生你是第一个这样玩弄我||乳|头的人呢。」

    「您丈夫和您Zuo爱时也没有这样玩过?」我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妩媚的瞟了自己的丈夫一眼,林夫人娇嗔道:「他呀,和我Zuo爱的时候。古板得很,来来回回就那几下,而且一会就完事了。哪有陈先生您这样的技术,我的身子都让你给玩酥了。」

    「哼。」旁边的林顶峰感觉脸上有点挂不住,哼了一声音别过头去,不再看这边。

    放开手中这两团让我爱不释手的美||乳|,我把林夫人拖到地上坐着,后背靠在了椅子腿上。双腿从她身上叉过,跪了下来,拉开拉链放出Rou棒正好顶在她丰满的||乳|球前。

    跪着向前挪了挪,Gui头顶上了胸口,整个鸡芭压到了林夫人深深的||乳|沟里。双手捉住两个||乳|球往中间一合,把Rou棒紧紧的埋在里面。死死的按住林夫人的丰||乳|,将它固定住,然后耸动着腰部,让大鸡芭在紧紧挤成一团的||乳|球中抽锸。

    林夫人虽然知道有||乳|交这会事,大概也能想像出是怎么回事。但是却来没有真的做过,而且早早就嫁入豪门当上贵妇的她,自持身份下也没有接触过AV之类的东西。这会真的被我抓着Ru房打起了奶炮,不由得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自己的||乳|肉被紧紧捏住摁成一团,一条火热的Rou棍在中间不停的耸动摩擦,让她感觉甚是怪异。不停的从||乳|间穿出的大Gui头更是让她转不过视线,以前和丈夫都是黑灯瞎火的盖在被子里草草了事,这还是头一次这样清晰的看到男性跨下的凶器。

    突然,一直在自己||乳|间钻进穿出的大Gui头,一下子顶出来就定在那不回去了。正在林夫人奇怪的当头,红紫色大Gui头正中心的马眼小孔里,一下子喷出一股白浊的浓精;在她的一声惊呼中射得她满头满脸,甚至因为惊呼时张开了嘴,还有不少的Jing液射到了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『这就是Jing液的味道吗?』从来没有吃过Jing液的林夫人品味了一下口中的白浊,意犹未尽之下竟把舌头伸出嘴外,将嘴边的浓精也卷进了口中。

    见到林夫人那撩人的动作,我下腹欲火骤然一盛。双手猛的将她的身体又向下拖动少许,抱住她的脑袋一按,鸡芭一挺狠狠的Cao进了她性感的红唇。

    林夫人自然也没有给人Kou交过,被我的鸡芭突然塞入吓了一跳。但是,由于我的扭曲,这被当成是礼貌地陪客人聊天一样的事。不管是她,还是她一旁坐着的丈夫,都没什么抗拒的反应。只是,这高雅的贵妇实在没什么经验,不知道该如何配合我。

    不过,我现在也没想让她,用那生涩的口舌技术来服侍。拍拍她美艳的脸蛋,让她尽量放松。我抱着她的头,把这性感的小嘴直接当成了肉|岤狠Cao起来。Gui头顶着她的上颚一下下向着口腔深处撞击。

    在林夫人的小嘴中抽锸了一阵,Cao得兴起的我干脆拖着她的下颚一拉,让她歪着头大大的张开嘴。Rou棒一挑,穿过牙齿抵到了颊肉上,在她的脸上顶出一个大大的凸起。一手握着Rou棒,一手捂在林夫人凸起的俏脸上,就这样来回蹭动J起了她的腔肉。

    像这样把一个贵妇的小嘴,当成性茭道具随意使用的感觉让我爽得半死。握着Rou棒的手抬了抬配合腰部的发力,Gui头在林夫人俏脸上顶出的凸起更高了;另一只手更用力的捂住她的颊肉裹在我的鸡芭上搓动;精关一松,大量的Jing液就像潮水一样涌出。

    虽然,林夫人马上开始『咝咝』的把Jing液往嘴里吸。不过,还是有大量的Jing液混着她的唾液从口中流出,滴得丰满的美||乳|上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「爽,实在是太爽了。」我射了个舒畅,转身对林顶峰大笑道:「尊夫人的这对美||乳|还有那张小嘴实在是极品啊,让我的鸡芭Cao得可真是舒服。」

    虽然仍然对我有点不假颜色,不过见我夸奖他的妻子,林顶峰还是有些得意。「那是当然,她可是我林顶峰的夫人。」

    「你老婆怎么了?」一个中气十足的老人语露疑惑地进到偏房,看到刚刚从地上坐回椅子,双||乳|尽露还满脸满胸都是Jing液的林夫人呆了一下,然后就恍然着点点头:「原来是小霞在服侍陈先生啊。」

    接着老人便不在理这茬儿,转过头对林顶峰交待起来。大致也就是他老人家同意,林雪和我们家陈俊的事了,让林顶峰别再插手。林顶峰虽说满腔的不解,不过也不敢和这个林家真正的掌权者林仰天老爷子唱反调。只得憋屈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身为林氏族长,虽说上面还有个老头子,但也算是个手掌大权的大人物了。接人待物察颜观色的本事自然不会弱。很快他就发现,林老爷子对我们居然是一种平等中带着恭敬的神色。以前,他也曾见过很多表面上看起来是平常人,但暗地里身份惊人的大人物。心中暗自把我们划入这等人行列的林顶峰,神色一下和缓了不少。

    似乎是,刚才在大厅里陈俊和珊多拉给了这老头不少好处。林仰天对我们很是热情,拉着我就要留我们下来吃饭。还没玩够郑霞这个美艳贵妇的我,自然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富可敌国的林家设宴招待客人,当然也不会寒酸。坐在华丽的餐厅里,吃着堪比国宴的大餐,我的注意力却完全没放在餐桌上。一双滛邪的眼睛,无礼的盯着着林夫人,下流的眼神就像要把她吃一样。

    此时的林夫人,已经把自己脸上的Jing液都擦干净了。还补了下妆,看起来又是一副仪态万千的模样。但是,再往下一看就滛态毕露了。虽然,那素雅的连衣裙已经重新穿好。但是,之前滴在她胸前的大量Jing液和唾液,把丝质的连衣裙浸得都湿透了;紧紧的黏在在她胸前,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;一对美||乳|的形状被完全的勾勒出来,就连两个||乳|头都看得清清楚楚。偏生她还对此就像一无所知一样,仍是贵妇般优雅地用着餐。

    对于我邪恶的目光,满厅的人却全都熟视无睹。反倒是林雪从另一个角度对我的恶心眼神做出了反应。

    她唆的一下就钻到了餐桌下面,先是爬到自己的母亲脚下,在林夫人的不解中脱掉了她的鞋。然后,拖着自己母亲的一对玉足就爬到了我跨下。林夫人被她拖得一下从椅子上滑下来一截,双手急忙一撑才没掉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从我两腿前钻出一个头,林雪一脸古灵精怪的笑意:「叔叔,你盯着我妈看了半天了,是不是很想Cao她啊?正好现在吃饭呢,按照餐桌礼仪,可以先让我妈用她的脚,给您的大鸡芭爽爽啊。」

    「不错,不错。怎么就忘了用餐时的足交礼仪呢。居然忘记让小霞给您足交,实在是太对不住了。」林仰天老爷也一下恍悟过来,急忙向我道歉,然后对着自己的儿子咆哮起来。「顶峰,搞什么呢?没看你老婆要给客人足交吗?还不快和她换个位置。」

    林家的餐厅,放的是那种长方型的大餐桌。林老爷子辈份最高,坐在上首主位。我们两家分列两边;我家这边,我这个家长坐的首位;对面则依次是林顶峰、郑霞、林雪,互相之间隔得还有点开。林夫人郑霞因为和我错开了一位,这下要给我足交就有点够不着。刚才,林雪硬把她的脚拖到了我跨下,让她在椅子上一滑差点没被拖到地上。

    林顶峰听到林老爷子的喝斥,这才如梦初醒。连声告着罪,和自己的妻子换了一下位置。

    这下林夫人坐到了我的对面,两条修长的美腿在餐桌下伸得直直的,把一对玉足送到我的跨下。

    餐桌下的林雪帮我把拉链拉开掏出了Rou棒,引着她母亲的玉足帖了上来。看着自己的母亲已经用秀气的玉脚夹着我的鸡芭搓了起来,林雪满意的暗自点头,向自己的位置钻了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,等到钻回自己的座位,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时;又发现自己的母亲,似乎只会笨拙的用两只脚夹着我的鸡芭,生涩地套弄。叹了一口气,林雪只好又钻了回来。

    「妈,你这样不对。让你的脚跟退后点,多用脚心和前脚掌。要这样,对。就这样夹着大鸡芭磨蹭,尽量用你脚心的嫩肉,这样才能让Rou棒感觉舒服。还要活用你的脚趾头,可以曲起来捂住Gui头蠕动摩擦。」

    林雪抓着自己母亲的脚指导起来。虽然足交不是她的强项,但是自从这女孩落入我的魔掌以来,长期出入我家;不管是自己挨J,还是看别人被我Cao;总之,也算得上是『身经百战』经验丰富。指导起自己性事生疏的母亲,还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「小雪,你搞什么呢。不吃饭老在桌子下面,别给你妈的足交捣乱。」林老爷子见孙女老钻在桌子下面露不渝。

    「不是啊,我是在教我妈怎么足交呢。」林雪在桌子下辩解。

    「胡说,你上哪学的足交?」林老爷子明显不太信。

    「我可是常常到陈叔叔家里去让他Cao着玩呢。西维……潘玲玲给陈叔叔足交时,我有好几次都在一起挨Cao呢。这个我看都看会了。妈的技术太差了,还不如我呢。」林雪继续解释到。

    「什么?你常常去陈先生家挨他的Cao?」林老爷子大惊,转过头对我不住的道谢:「这孩子就是喜欢到处跑。老是跑去打扰你们,还要麻烦陈先生你Cao她的小|岤。实在是太过意不过去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嘛。才不是爷爷你说的那样呢,我的小|岤Cao起来可舒服了,陈叔叔每次都Cao得很爽。他也很喜欢Cao我,才不是去麻烦他什么的。」桌子下的林雪很明显不服气。

    「陈老爷子太客气了。林雪这孩子我也很喜欢,就像她自己说的,我每次都Cao她Cao得很爽,谈不什么麻烦。」我先是对林老爷子客套了几句,然后把手伸到桌子下去拍了拍林雪的小脸:「听你爷爷的,快回座位上去。叔叔用大鸡芭JJ你妈的小脚,还用你帮忙吗?快去吃饭。」

    林雪还是挺听我的话,放开她母亲的脚,一溜烟钻回自己的座位上吃饭去了。

    放下手中的筷子,把桌布掀起来用碗压住,餐厅下面一下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伸手捉住林夫人的一双玉足,细细抚摸了一遍。虽然比不上希灵美人们的玉足,但是比起普通人类来还是一对极品美足。玉足上的皮肤虽不如希灵美人们娇嫩,但是也十分的白皙柔软。似乎因为是全职太太豪门贵妇,平时也不常到处走动。粉白的小腿有点细,脚掌上的皮肤也不像一般人那么粗糙,就连脚跟上的茧子也非常的薄。

    抓着林夫人的秀脚,夹住自己的Rou棒搓揉了一番。平常享受惯了希灵美女们,嫩得就像||乳|肉一样的小脚。这下突然感受到了柔软中略带着一点点粗糙的触感,倒也别有一番韵味。

    把林夫人的玉足握在掌中紧紧捂住,做成一个『脚|岤』。我挺动着Rou棒,就在她的脚心中抽锸起来。

    脚心被我的大Gui头不停磨擦,让林夫人感觉到有点痒,身体随着我的抽锸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时而做成「脚|岤」Cao弄、时而把Gui头顶在她的脚心蹭动、时而把她秀气的脚趾按在我的Gui头上细细摩擦,时而干脆把Rou棒钻到她的趾缝中抽锸。林夫人的一双玉足完全被我当成了发泄欲望的工具,不停的肆意玩弄,一次次将白浊的Jing液喷射在上面。直到结束用餐,我才恋恋不舍的放下这对已经裹满我Jing液的秀脚。

    第32章 林夫人

    J着林夫人的玉足渡过了晚餐时间。看看天色,本来也该告辞走人了。但是,我怎么可能就这样走掉。打发掉陈俊、珊多拉他们回家,我则以『加深两家友谊』的名义要在林家留宿。

    洗完澡睡在林家客房的大床上心中感叹,不愧是豪门大族,就连客房也是如此的华丽;不过,比起我在家里打造的滛窟还是要差上不少就是了。

    本来,现在这时间还不到休息的时段。我心中还盘算着,在林家大厅继续和林夫人玩点什么小滛戏。不过,林顶峰急不可耐的就把我送进了客房。然后,吩咐着自己的夫人去清洗一下,就过来我房间挨Cao。

    之前,从林老爷子的态度上看出我们来头不小后,林顶峰就想和我们家缓和一下关系,但是堂堂一介族长,这样前倨后恭实在是有点拉不下脸面。特别是对陈俊他们这些后辈,林顶峰更是不知道怎样才能把态度转过来。发现我这个平辈家长对他的老婆很有兴趣后,他是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在我的扭曲下,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怎样可怕的一件事。林顶峰也不顾时间还早,迫不及待的就把我送进客房,然后派自己的妻子过来陪我上床『拉关系』。对此,我自然是求之不得,开开心心的洗了个澡,衣服都懒得再穿,直接就睡到床上等着林顶峰的老婆自己送上门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又关上,一个只裹了一条浴巾的艳丽贵妇已经进到屋内,正是林夫人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,林夫人把浴巾一解,随着浴巾滑落到地上,已经变得一丝不挂。接着,妖娆的爬上了床,一路上刻意地保持着优雅,慢慢的爬到了我的跨下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,妩媚的用自己艳丽的脸庞蹭了蹭我的Gui头;然后,晃动着俏脸,扭动着娇躯;一边缓缓继续向上爬动,一边保持着肌肤和我Gui头的接触。

    先是让Gui头蹭着她漂亮的脸蛋,随着爬动渐渐侧着脑袋仰起头,让Gui头滑过她的下巴、再到粉颈,一路经过性感的锁骨、饱满的丰||乳|、光洁的小腹、柔顺的荫毛、最后达到肥美的阴沪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林夫人应该会的,我好奇地问道:「夫人,您现在这是有人教的吧?」

    点点头,林夫人答道:「是小雪教我的,她说你一定喜欢这样。」

    应该说林雪不愧是久经我的J滛么?对我的嗜好是相当的清楚啊。

    这时,林夫人已经是两腿叉在我腰部两侧,跪在我的Rou棒之上。双手倒背在背后,她扭动着细腰,荫唇不停的在我的Gui头上蹭来蹭去。倒不是在做前戏,林夫人时起时伏的动作表明,她是想不用双手帮忙,单纯靠腰部的力量将Rou棒纳入小|岤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这性事生疏的贵妇动作实在是有点生涩,所幸我跨下的鸡芭够硬够挺。几番努力后,林夫人终于让自己的|岤口抵上了Gui头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林夫人缓缓坐下。Gui头一点点挤开她的|岤口,钻进她的蜜|岤。林夫人的|岤肉死死的咬着我的Rou棒,Gui头一路刮着壁肉逐渐深入,让我和她都舒爽不已。等到整条鸡芭都被林夫人的肉|岤纳入时,她已经爽得两腿不自觉的收缩夹紧,嘴里还喃喃着:「好粗,好长,怎么会这么大。」

    轻轻的挺动了一下鸡芭,让林夫人发出一声闷哼。「怎么?你丈夫的很小吗?」

    「他连你的一半都不到。每次都弄得我不上不下的。」只是当成普通的对话,林夫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的言词,让她自己显得有多么的像一个偷人的荡妇,虽然她现在确实在『偷人』。

    我听了得意的又挺动了几下鸡芭。「那现在呢?感觉爽么?」

    「嗯,插得好深,撑得我好涨。」虽然初次被这么粗大的鸡芭Cao,但是毕竟是生过孩子的熟妇。林夫人很快就适应过来,而且已经扭动细腰,从我的这根大鸡芭上体验起她从经验过的充实快感。「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以前从没被Cao到过的深处都被顶到了,感觉小|岤里的饥渴都被镇满了。这感觉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上下耸动得越来越快,纤细的柳腰越扭越厉害。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充实快感让林夫人有点颠狂,就像吸毒上瘾一样,她完全无法停止越来越快的索取。不过,一双玉手倒是还牢牢背在身后,这使得她胸前的双||乳|在耸动下甩动得更加厉害明显,荡漾的||乳|波把我眼都晃花了。

    伸出双手,一手一个将两个不停甩动的丰||乳|抓住。我一边享受着Rou棒上不停传来的快感,一边随意的把手中的Ru房搓成各种形状。

    突然,林夫人一次重重的坐下将我的Rou棒深深纳后,就不再提起腰了。两条腿用力的收紧颤抖,上半身一下弓起来,发出一声高吭的娇吟,激烈的水流猛的冲刷起我的Gui头。

    舒爽的眯起眼,林夫人的上半身一下软倒在我的胸膛,一抖一抖的享受着这从未经历过的畅快高嘲的余韵。不过从没被我J过|岤的林夫人,自然不明白这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;更不会明白她现在是处在一个多么『危险的状态』。

    最近我的鸡芭又强化了新的功能。只要我愿意,就可以在性茭时马眼中不停分泌出来的润滑液中添加媚药的效果。当接触到女性的高嘲滛液后,效果更是会翻上数倍。在刚刚的交J中,林夫人的小|岤早就已经充分的吸收了这种『媚药』。现在加上她的滛液,这个迷人的小|岤已经『脆弱』得只要微微一Cao就会不停高嘲。

    不等林夫人回过气来,我一下子死死的抱住她的翘臀,挺动着鸡芭,疯狂的Cao动起来。Gui头飞快的一次又一次狠狠的刮着她的蜜|岤壁肉,无情的撞击在她的小|岤深处。

    尚在高嘲余韵中,身体本就分外敏感,而且又有『媚药』生效的林夫人,骤然遭到这样的猛J,一下子差点没爽得闭过气去。

    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太激烈了……这样太猛了……不要……好爽……小|岤要Cao坏了……放过我……太爽了……求求你了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林夫人疯狂的在我身上挣扎起来,想要逃离我的Rou棒。可是,以我的希灵体质,她哪里能逃得掉。雪臀被我牢牢的控制住,鸡芭无情的在她的肉|岤中疯狂撞击。不停的让一波波剧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的神经,让她爽得几乎要疯掉。

    赤裸的胴体不停疯狂的扭动,艳丽的容颜上满是激|情的泪痕。脑袋不停的晃动,让一头青丝甩来甩去;一双玉手也不再背在身后,不停的在我身上抓挠,如果我不是希灵体质,恐怕胸口都让她挠破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这所有的一切都无法让她的小|岤逃离我的鸡芭哪怕一寸。靠着非人的体质,我毫不费力的就保持着惊人的速度和力度不停的撞击着林夫人的小|岤。就如同要永无休止一般地将她带入快感地狱,让她完全无法控制的痴狂浪叫,高吭的声音估计都能让整栋房子的人听见了。

    想到林顶峰现在就会在某个房间,听着自己妻子这响破天际的浪叫。就算明知他在我的扭曲下不会对此有什么反应,我还是异常的兴奋。

    猛地把一下坐起身,然后抱着林夫人的翘臀就这样站了来。林夫人先是一不留神身体后仰倒了下去,但是雪臀被我死死抱住的情况下,身体后折到一定角度也就定住了。然后,她靠着腰部发力总算是把身体直了回来。这个过程中,我跨下Rou棒的进攻一直没有停止过。

    小|岤中持续传来疯狂快感的林夫人,在直过身子后干脆就双臂一合紧紧的抱在了我身上,一对丰||乳|死死的压在我的胸膛,随着娇躯不停的扭动,和光洁的小腹一起,帖着我的身体不停磨蹭。两条粉腿更是死命的绞在我的腰部,就像要把我整个下腹都揽进自己的两腿之间一样。

    抱着林夫人边走边Cao,一路来到门边,把她死死的抵在门上狠命的J滛,我兴奋的大喊到:「夫人,爽么?」

    「啊……爽……好爽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Cao了……放过我……再Cao下去我就要爽死了……」林夫人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,此时的她流着激动的泪水,大声浪叫,再无一丝贵妇人的优雅。

    「爽?比你老公Cao你还要爽么?」

    「啊……爽……比我老公的爽多了……不要再Cao了……我已经爽得受不了啦……啊……求求你……饶了我吧……你让我做什么都行……不要再Cao了……小|岤要坏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叫你做什么都行?叫一声大鸡芭主人来听听。」

    「大鸡芭主人……大鸡芭主人……放过我吧……大鸡芭主人……」

    看着这之前还矜持优雅的贵妇如今这痴态,我得意的笑了笑,如她所愿地停了下来。但是,却没有放下她,Gui头也是仍然顶在|岤口,一副准备随时再次Cao进去的架式。

    停下来倒不是真的要放过她,而是要更加邪恶的玩弄这个贵妇而已。刚刚的J滛过程中,早已经『媚药』入体的她,又哪里还能停得下来。失去我的抽锸,她很快就会感到一种可怕的饥渴感,比如毒瘾还要强烈一百倍的『性瘾』马上就会袭来。

    果然,我抽出Rou棒还不到三秒种,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林夫人就不安的扭动起来。刚刚过了五秒钟,她就已经主动的想挺动着臀部来接纳Rou棒了。但是,被我牢牢控制住的她,又哪里做得到。

    终于,还不到十秒钟,林夫人带着哭呛的哀求就响了起来。「陈先生,陈先生,求求你,快用大鸡芭Cao我。」

    「你叫我什么?陈先生?」我轻轻的挺动Rou棒,Gui头在林夫人的|岤口挑逗摩擦,让她愈发的饥渴难耐。

    「大鸡芭!大鸡芭主人,求求你快Cao我,大鸡芭主人!」林夫人马上改口求到。

    不过我却仍然后没有放过她,仍是用着Gui头在她的|岤口挑逗。「你说什么?我听不清啊,不能大声一点吗?」

    「大鸡芭主人!求求你了!大鸡芭主人!快用你的大鸡芭Cao我的小|岤吧!」林夫人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喊。

    「发誓,用你的身份发誓。以后你的小|岤只能给我一个人Cao。就算你老公从今以后也不能再让他碰你一根手指头。」

    「我发誓!我林顶峰之妻!林氏族长夫人的肉|岤只献给大鸡芭主人一个人Cao!就算是林顶峰以后也休想再碰我一根手指头!大鸡芭主人!我已经发下誓了!快Cao我!快Cao我!我的小|岤好痒!快Cao烂我的肉|岤!」已经快要被肉|岤里的饥渴逼疯的林夫人,用更加惊人的音量狂叫着。

    「哈哈哈,好!林夫人。好好的享受一下肉|岤被大鸡芭J滛的恩赐吧。」我狂笑着一顶,将Rou棒重新Cao入林夫人的肉|岤里,狂野地抽锸起来。「叫!把你的感受都叫出来!让你的丈夫,让这栋房子里的所有人都听见!」

    凶狠的撞击一下下击在林夫人的肉|岤中,连她背后的门都被撞得不停做响。让她疯狂的极度快感再次冲刷起她的神经,但是这次她不再敢要求我停止J滛。刚刚那更加可怕的空虚感,已经让这贵妇彻底的害怕了。这让她快要承受不起的快感总还是快感,怎么也比那可怕的空虚感强。在两难之间做出决择的她,只得尽力的承受我的J滛。在销魂的快感中就像我要求的那样放声浪叫,让整栋房子的人包括她的丈夫和女儿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终于,在她的小|岤内Cao了个痛快的我达到了颠峰,抖动着鸡芭将大股大股的Jing液注入了这个林雪当年诞生的芓宫。

    但是,这并不代表着结束。

    我将林夫人扔在地上,直接打开了房门。然后,走回她身边,把她的身子翻了个个。让她爬在地上,双手抱在她的大腿上一提。将她的小|岤提到了我跨下,Rou棒一挺又Cao了进去。

    「林夫人,麻烦您用手撑地,带我这个客人浏览一下你们林家大宅吧。」

    在我的命令下,林夫人双手撑着地,在地上一下下爬行着。雪臀则因为我提着她双腿的关系高高抬起,肉|岤中插着我的大鸡芭被不停J滛。

    就这样,这个平时优雅贵气的林氏夫人。在林家下人的目瞪口呆下,被家中的客人一边J滛着,一边不停浪叫着在地上用手一步步爬着带领客人游览林宅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这里……就是书房,是我先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平时办公的地方……」一路来到一扇半掩的门前,林夫人如之前一般的介绍着。

    踢开房门,一边Cao着林夫人一边走了进去。却看见林顶峰正在里面看着什么文件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啊……顶峰……你还没睡啊……」林夫人见到自己的丈夫连忙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林顶峰先和我礼貌地点点头,然后才回答自己的妻子:「本来已经睡下了,但是被你的浪叫给吵醒了,睡不着只好过来看点文件。」

    「啊……对不起……顶峰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啊……实在是大鸡芭主人……Cao得我……太爽了……啊……顶到芓宫口……啊……真的忍不住……我不是故意……想要吵到你的……啊……」林夫人很有点自责。

    林夫人艳美的娇颜有点充血,毕竟只是个普通人,这样头朝下太久也有些吃不消。我看她有点受不了的样子,便将她一下抱起,放到了林顶天的书桌上继续Cao。

    林顶峰的书桌有点大,林夫人被我放上去也只是占了三分之一的样子。林顶峰向一旁让了一点,继续办着公。他的夫人就赤身捰体的被仰放在桌子上。他的客人则挺动着跨下粗大的鸡芭,不停的在他边上J滛着他夫人的肉|岤,Cao得他的书桌也跟着一晃一晃的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顶峰……别工作得太晚……对身体不好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明天再干也是一样的……我记得抽屉里……应该还有个耳塞……啊……你戴上……就能睡觉了……小|岤要爽死了……啊……」被我放在书桌上继续Cao的林夫人,因为不用再头下脚上,感觉好了很多,继续关心起自己的丈夫来。

    林顶峰听了想想也是,便答应下来:「好吧,那我就先去休息了。至于夫人你,今晚就辛苦你了,好好的用你的小|岤招待陈先生一下。」

    「等等。」见林顶峰回房,我连忙拦住他。「林先生你今天就睡在书房吧。今晚我想在你们夫妻的床上Cao你老婆。」

    「那好吧。今天你是客人,一切就随你的意吧。我睡书房,你去我床上Cao我夫人。」林顶峰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见状,我先伏下身去,压在林夫人的娇躯上。当着林顶峰的面,在他妻子的芓宫里播撒下了我的种子。然后才重新抱起林夫人,和林顶峰道过晚安,转身一边J着他妻子,一边在他妻子的指引下走向他的卧室。

    进到林顶峰的卧室,也不关门,直接这样抱着林夫人就滚到了床上,和她胡天胡地肆意交J。欲死欲仙,这一晚对林夫人来说不再是个形容词,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事实。无数次用Jing液灌满她的芓宫后,在我终于尽兴地放过她时,这个可怜的妇人已经连嗓子都喊哑了。

    至于听了一夜浪叫的林家人,第二天一个个精神都不太好。但是除此之外,被我扭曲的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本该是一件多么让他们愤怒的事。

    林顶峰只是对于林夫人大叫他的鸡芭没我的爽而略感尴尬,外加有点以后不能再碰林夫人的失落。

    林雪则是一副不出自己所料,母亲果然被J得半死的表情。

    而林仰天老爷直接就请我以后多来他们家串串门,因为儿子以后不能再碰儿媳了。所以,只能麻烦我来多CaoCao她……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小手论坛地址 / 由于使用免费论坛经常会被关闭

    如果遇到论坛打不开可以到 / 查看最新

    小手图书目录下载:/s/1hqGARq8   解压密码123456

    经典成|人 H 不断更新中,均为TXT格式文件 不含任何病毒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